大明帝国战争史:皇族争霸

时间:2020-04-10 编辑:佚名 手机版

【www.dddyb.com - 壹佰教育网】


争的旋涡中,英宗的后裔也不可避免地面对骨肉相残的局面。继承英宗帝位的是宪宗,接着又由孝宗传到了武宗。武宗天性放荡不羁,喜欢四处游玩,他那些有违传统的所作所为让某些心怀异志的藩王觉得有机可乘,蠢蠢欲动。1510年(正德五年)4月,封地在陕西中部的安化王朱首先造反,但叛乱仅持续了18天就被平息,后来,江西的宁王朱宸濠叛乱的时间就久了一点,持续了1个多月。

  朱宸濠,封地在南昌,这家伙对帝位垂涎欲滴,虎视眈眈。他经过长期的精心准备,于1519年(正德十四年)6月起兵,杀死了都御史孙燧及按察司副使李逵等人,纠集一批追随者,连克九江、南康,目的是沿长江而下,直捣南京,不料,半途却被阻于安庆城下。

  当时,在围攻安庆的叛军之中,最具战斗力的是朱宸濠的宁王府护卫军,而胁从的则是大量市井恶少,他们号称“10万”,拥有数千艘战舰,浩浩荡荡相连60余里。相反,安庆城内的正规军竟然不满百人。尽管双方对比实力悬殊,但是安庆知府张文锦与守备都指挥杨锐这两名文武官员,还是临危不惧,广泛发动全城老百姓参战,甚至连老弱妇孺也没有置身事外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积极搬运粮草器械。

  叛军围城数重,先发射猛烈的炮弹以及密集的箭雨,然后拥着数十具“云梯”前进,企图强行登上城墙。守军利用城里的10余座“飞楼”,居高临下,不断用弓箭射杀云梯里的敌人,最终化险为夷。

  叛军既然用云梯攻城受挫,便改用“天梯”,它比城墙还要高,宽达二丈,表面全部铺上防御弓箭的木板,前后有门,大批士兵藏在中间的通道里伺机攻城。

  守军随机应变,见招拆招,点燃了涂满油脂的芦苇束,抛向逼近城墙的天梯。熊熊烈火顷刻间就将数十具天梯焚烧殆尽,叛军纷纷弃梯而逃,跑得慢的就在烟熏火燎中活活烧死。

  夏季天气酷热,城头上的守军一面用大锅煮茶解暑,一面向城下的敌人泼洒滚烫的热水。而攻城的叛军口干舌燥,徒呼奈何。到了晚上,城内又有壮士潜出城外劫营,叛军整夜喧哗,不能休息。

  叛军攻城期间在安庆城郊杀掠甚酷,周边四五十里的范围内,白骨遍野,满目疮痍。朱宸濠见安庆屡攻不克,再也无计可施,无奈只好放弃。

  安庆之战,叛军攻城时主要使用传统的云梯与天梯,铳与炮发挥的作用不太突出,仅仅是对城上的守军进行火力压制而已。真正依靠火器破城的是在随后发生的南昌之战,不过,使用火器的不是叛军,而是在江西提督军务的王守仁军队。

  王守仁又称“阳明先生”,是明代有名的大儒,他说过一句名言叫做“破山中贼易,破心中贼难”。此人在江西指挥剿匪时,主张剿抚齐下,收拢人心,因而取得不俗的成绩。

  王守仁本来奉命从江西前往福建继续执行剿匪的军事任务,当他到达丰城时得知朱宸濠造反的消息,连忙赶到吉安,与知府伍文定一起调兵遣将,参与平叛。他们利用叛军主力包围安庆的这段时间,在樟树一带会合临江、袁州、赣州、瑞州、新淦、太和、万安、宁都等地官兵八万余人,号称“30万”,途经丰城,于7月中旬到达叛军的老巢南昌。当时朱宸濠主力已经北上,城防空虚。王守仁兵分七路,每一路分别攻击南昌一个城门。

  木造的城门通常是一座城池的最薄弱之处,很容易会被炮弹轰个粉碎,整个明代,明军多次用火炮击毁敌军城寨堡垒的门板而长驱直入。这一次也不例外,将士们决定用火炮轰开南昌城门。

  明初的火炮在野战时,在地面坚立起一根支架,就算是简单的炮架了。炮管安置在支架上面,炮尾插一根大木作柄,方便左右转动,调整射角,还可以将尾柄斜架于地上,消除后坐力。

  后来,炮架得到了改进,发展成了战车。火炮固定在战车上面,既稳定又增强了机动性。不过,这类战车一般在北方的平原使用,而南方主要以丘陵和山地为主,所以比较少用。

  南方的一些火炮始终没有装上炮架,射手发射时为了避免被跃起的火炮碰伤,通常在点燃引线之后要迅速后撤二三十步,有时甚至还要将炮半埋在坑中。

  现在,将士们用火炮打开南昌广润门,闯了进去,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进入城内,也有的士兵攀墙而过。

  南昌少数守军在隆隆炮声中早已经逃的逃、躲的躲,全部不见了影踪。朱宸濠的老家——宁王府内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,达官贵人们自知不能幸免,纷纷寻死,他们或者在房间里悬梁自尽,或者纵火自焚。多年搜括的民脂民膏、不义之财也在动乱中散失一空。

  明政府军内部有大量乌合之众,这些人为了邀功,肆无忌惮地滥杀无辜。他们擅闯民居实施抢掠,很多老百姓被杀于床笫之间,还有的惨遭灭门之祸。据说,刀下冤魂达到数万之众。面对这种惨绝人寰的情况,王守仁不会坐视不管,他多次下令禁止杀戮,甚至不惜制裁了部分违纪将士,亦不能制止这股歪风,最后不得不公开宣布,斩获首级不算立功,擒拿活人才能行赏,此举总算真正结束了这场无纪律、无组织的屠杀。

  再说朱宸濠从安庆垂头丧气地回师,沿途部属差不多溃散了一半,仅剩下五六万人。当他们撤到长江边的樵舍时,与受王守仁之命前来堵截的伍文定部迎头相碰。

  满腔热血的伍文定本是一介书生,不熟悉火器的性能,他竟敢亲自逆风架炮,轰击叛军,结果被猛风吹回的硝烟火焰烧光了胡须,搞得灰头灰脸的,还灼伤了手臂,在手忙脚乱中几乎坠入水中,左右部属抢着搀扶,现场一片狼藉。

  叛军顺风反扑,政府军损失了数百人,一度后退到黄家渡附近,随后进行了多次反击。朱宸濠看见不能一口吃掉对手,也率军返回了樵舍,将舟师排列成方形阵势,步兵则上岸安营扎寨。

  这时,北风转为了南风,叛军从顺风的有利形势一下子变成逆风的不利形势。伍文定立即作出决策,准备顺风放火,他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迅速准备好了火攻器械,并秘密派遣四十艘满载易燃物品的船只,自下游潜渡,埋伏在叛军的背后,约定在黎明时分发起总攻,前后夹击敌人。

  天终于亮了,伍文定指挥军队用火焚烧叛军那些用竹、茅、木板制造的船只,过程非常顺利,满天火光闪烁不定,数以千计的战舰灰飞烟灭,死于烈焰以及波涛中的人比比皆是,数不清的衣服、铠甲、器械、财物伴随着浮尸积聚在一起,长达10余里,好像江边突然产生了一座座冒出水面的洲渚。

  叛军的水师覆灭了,岸上的步兵营垒亦在伍文定的攻击之下溃散。好色的朱宸濠在老婆跳水自尽的情况下,还不忘记携带四名宫女乘坐轻舟潜逃。这时,政府军征调渔舟追了上来,经过兜兜转转,几个来回,终于从江中捞起了走投无路、弃舟投水的朱宸濠。

  江西叛乱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北京,明武宗自称“威武大将军”,大张旗鼓,亲自率领数万京营、边关劲卒南下平叛,可是当他来到涿州时,却传来了捉获朱宸濠的捷报,因而失去了参战的机会。不过,他仍然决定继续南下,并于年底到达南京。天性好动的明武宗玩了个猫捉老鼠的游戏,故意将身陷囹圄的朱宸濠先释放后捉拿,狠狠戏弄了一番,再于次年押往通州处死,焚骨扬灰。

  明武宗返回京师之后,赶紧祭祀郊庙社稷,庆祝胜利,但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知道后裔们不断上演自相残杀的人间悲剧,恐怕也是非常悲伤的吧。


 

【更多相关内容】

1、血祭衡阳

2、死坦克俘虏了两辆德军坦克

3、八百状士守“四行”

4、长勺之战:以静制动,以弱胜强的不朽典范

5、一只兔子打败一个国家

6、萨拉米斯海战

7、智歼海匪

8、不懂地理学害惨了项羽

9、彼得收复纳尔瓦

10、大秦名相张仪:用智谋和辩术瓦解六国合纵

1 2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271714539@qq.com,我们立即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