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与杀人案

时间:2020-02-29 编辑:佚名 手机版

【www.dddyb.com - 壹佰教育网】

  第一章、119与杀人案

  2019年,10月28日,晴。

  夏冰兰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件,没有署名,也没有地址,只是薄薄的一张纸。打开信件,只有一封信。

  上面的内容意简言骇,只有短短的几个字——你将会死于2019年,11月9日。他杀!

  她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,会要自己的性命。而且,是在那天。

  11月9日,是她的生日。

  不过她又想,这也许只是谁的恶作剧,便没有在理会了。

  可她却没有想到,自己不过出去一个小时而已,竟然就会被人闯空门。而对方什么也没有拿走,只是留了一样东西。

  那是一具被剥皮的婴儿的尸体,眉目之间,和她有着几分的相似!

  难道是····

  她想到了自己的十八岁,那一年,自己曾经打过胎。成形的女胎已然要分娩了,只因为一时之气,便分手打胎。

  结束生命的时候,她是一个侩子手。

  难道是他?多年不见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,但是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,怎么会突然出现呢?

  一时间,夏冰兰想到了自己的闺蜜——悬疑推理小说作家陈爱玲。

  一见到夏冰兰那张惨白的脸,陈爱玲不禁也觉得恐慌了起来,这个女人和自己认识很多年了,一直很镇定,除了那一次!

  当看到那个死婴的时候,陈爱玲也吓到了。

  那具尸体,她见过。

  那年夏天,她和她一起杀了她,她们都是刽子手。

  “这是····”陈爱玲强行要自己镇定下来,她看到那死婴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。因为她一直没有告诉过夏冰兰,那具尸体,曾经被人偷走过。

  那是很多年前了,陈爱玲的姑姑是那所医院的院长。她在夏冰兰的强烈要求下带着她去了医院,进行了打胎手术。

  一切都很顺利,但是没有想到却在不久后有人潜入了医院,盗走了婴儿的尸体。这件事情陈爱玲一直没有告诉过夏冰兰,原因就是不想她感到害怕。

  “会不会是当年的那个孩子?”夏冰兰的脸色惨白,不住的哆嗦。

  陈爱玲闭了一下眼睛:“不会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接着她又说道:“我们···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“要不要报警?”

  “不能报警,你相信我,我可以帮你查明一切。”

  的确如陈爱玲所说,这件事情是不可以报警的,因为一旦报警,她打胎的事情就会见光。现在的夏冰兰,是国内当红的偶像女明星,如果昔日的种种被曝光,她的人气就会急跌。

  陈爱玲带着夏冰兰去了当初的医院,此时她姑姑依旧退休了,但是她姑姑的弟子成为了医院的院长。

  院长很热情的招待了她们。

  然而她们却没有打听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。但是最终,她们要隐瞒的事情也没有瞒住。

  那是她们看了院长的第二天了,院长的尸体就被人摆放在了天台之上。是众人看他没有来上班,才前去天台找他的。

  他的肚子已然被人剖开了,全身的皮肤也被人残忍的剥掉,血管若隐若现,无比可怖。而他肚子里面多了一个奇怪的器官,那是女人的胎盘!

  在胎盘里面,正摆放着一个名贵的洋娃娃,洋娃娃乖巧的倦缩着,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婴儿。

  第二章、狂风暴雨

  因为这里不是林飞所在的城市,所以他自然没有来。而这次的警官似乎是个菜鸟,一见到陈爱玲就摆出了一副深沉的模样。

  半天以后他问道:“你们见过死者,对吧?”

  “嗯。”陈爱玲知道这是例行公事,因为她和林飞也做过不少。

  “那我知道谁是凶手了。”那菜鸟推了推自己带着的眼镜说道。

  顿时,陈爱玲震惊了,就算是福尔摩斯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侦破一起案件,她不禁想到了自己的老搭档林飞,要是他也这么敏捷就好了。

  但是之后那菜鸟的话差点把陈爱玲气死:“你就是凶手!”

  “···”

  半天陈爱玲才勉强开口:“为什么我是凶手?”

  “你本名陈咪咪对吧,肄业与巴黎大学,进修的是小说学,对不对?”

  “这和我是凶手有关系吗?”陈爱玲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那么的了解自己,“你怎么知道这些?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,你是中国新生代的推理小说家,不是说男有秦园,女有陈爱吗?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陈爱玲现在很想打他,因为他的废话太多了。

  菜鸟露出了一个工藤新一的表情道:“真相往往只有一个!你和秦园都是悬疑推理小说的行尊级别人物,所以杀人对于你们肯定是轻而易举的。而你们昨天才见过,今天他就死了,所以凶手肯定是你!”

  “这算什么理由啊!”陈爱玲真怀疑这个菜鸟的智商。

 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冰兰这时候开口了:“不好意思,警官,虽然你是警察,但是在你没有证据之前你说这样的话等于是诽谤。”

  夏冰兰也是法国知名大学毕业的,但是她主攻的是法律。而之所以步入娱乐圈,也是因为当年的打胎事件。

  经过一番口舌,才终于送走了那个菜鸟和一干人等,这个时候陈爱玲才觉得林飞简直是个天才。

  “我们先仔细勘察一下现场吧。”陈爱玲蹲在了地上,仔细的检查起了伤口。

  夏冰兰也跟着蹲了下来: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?”

  “嗯。”陈爱玲点了点头:“凶手是个医生。”

  夏冰兰诧异与陈爱玲的推断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死者是被人用手术刀隔开的肚子,而且凶手剥皮的手法也很是娴熟,一般来说,被剥皮的人,身上肯定是会有割伤的痕迹的,但是死者的肉体一点伤口也没有。”接着她又说道:“除了刽子手以外,恐怕就只有医生才能做到了。”

  “可是这也不能说明凶手一定就是个医生啊。”

  陈爱玲摇了摇头:“不,你看看胎盘的缝合,缝合的很精巧,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。而且还有一点,伤口缝合的位置,正是胎盘所在的位置!这是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,除非是妇产科医生!”

  夏冰兰知道陈爱玲可以过目不忘,所以自然没有怀疑她的话。

  “那···这是为什么?”

  陈爱玲接着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:“我怀疑凶手不是同一个人!”

  夏冰兰震惊了。

  第三章、男人的脸

  陈爱玲为了以防万一,很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了那个死胎来,回去一对比,她们就发现了异样,那胎儿身上有着很多的伤口,看起来不是同一个人做的。

  “那···这怎么办···”

  陈爱玲看了看夏冰兰的脸说道:“不用担心,没事的,只要找到第二个凶手,我们就可以知道第一起案子是谁做的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肯定?”

  “很明显第一个人是知道你打胎的,但是除了我们几个,别人肯定是不会知道的。而那个院长是我姑姑的门生,也是绝对不会出卖我们。那么第二个凶手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?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,就是从想杀害你的人那里得知的!”

  夏冰兰紧紧的握住了陈爱玲的手:“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了。”

  陈爱玲重重的点了点头,她知道现在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这几天陈爱玲一直呆在夏冰兰家,但是时间过的很快,她依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。现在已经是11月4日了,离119没有几天了。

  而正在陈爱玲担忧的时候,更加让她害怕的事情发生了——夏冰兰在路上被人袭击了!

  而对方袭击她的手法也是十分的可怕。

  那时候她正在路上走着,突然感到一阵的剧痛,一摸,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上有着无数的蝎子!

  蝎子仿佛是从天而降的,路上的行人无一不害怕万分!

  当陈爱玲赶到医院的时候,发现了浑身发抖的夏冰兰,她一把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,安慰她道:“你会没事的。”

  三天以后她才出院,而这段时间陈爱玲一直在医院照顾她。

  现在是2019年,11月7日。还有两天,就是119!

  “怎么办?要不,我们在他出现的时候一把抓住他?怎样?”夏冰兰像是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,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勇气与决心。

  陈爱玲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的,我想这样根本就做不到。我检查过了,那些蝎子是从顶楼丢下来的,那人似乎很了解你,而且很凶残,我想···那个办法不可信。”

  晚上的时候,两人带着担忧和害怕入眠了。

  就在两人睡的正香的时候,她们闻到了一股臭味,那是血的味道,和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。

  客厅里面,此刻正摆放着一个盒子,臭味是从盒子里面传出来的。打开盒子,里有一封信,以及另一个精巧的盒子。

  信的内容和上面的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在他杀的后面多了一小段文字:我会好好保存你的脸的!小盒子里面是一张男人的脸!或者说是一个人的脸皮更加的贴切。

  那脸皮的表情现在还十分的清晰,恐惧、痛苦,交织在了一起。夏冰兰再也受不住了,一顿的狂殴。

  陈爱玲知道,她们的时间越来越紧迫了。

  第二天,夏冰兰一醒来就没有看见陈爱玲,她不禁担心了起来,生怕她有什么危险。

  而当她找到陈爱玲的时候,她发现陈爱玲正在做着什么雕像之类的。她的手边,有着一堆的陶土。

  “你在干嘛?”夏冰兰问道。

  陈爱玲头也没抬的说:“我在试着还原这张脸!”

  夏冰兰知道,陈爱玲有这个本事。

  不多时,那张脸还原了。而二人一见到那张脸,就惊呆了。

  “怎么会是他!”两个异口同声的说,因为那张脸正是夏冰兰前男友的脸!

  第四章、他的尸体

  “快点,我们一定要找到他的尸体,这样也许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”

  夏冰兰知道陈爱玲一定是猜测到了什么事情,于是便听从她的安排,和她火急火燎的赶了出去。

  她们把这个城市最有可能埋藏尸体的地方都找了个遍,但是都没有找到尸体。

  “会不会是凶手把尸体藏在了自己的家中?”夏冰兰问道。

  “不会。”陈爱玲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那样,尸体会很容易被人发现的。”

  “那会在哪里?”

  “我们没有找过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是哪儿?”夏冰兰实在想不起来,她们还有哪里没有找过尸体了。

  陈爱玲看了一眼夏冰兰,露出了一个坚定的表情:“下水道!”

  夏冰兰还在发怔,陈爱玲就已经进入了郊区的下水道了。瞬间,泪水模糊了夏冰兰的脸。她知道陈爱玲家庭条件很好,是个千金大小姐。

  一个千金小姐,能和自己做知心朋友已经很满足了。而现在为了自己,竟然还钻入了下水道,那更是难得。

  不一会儿陈爱玲就钻了出来,此刻的她浑身脏兮兮的,而她的此刻还抱着一具赤裸的男尸!

  尸体的脸已经被割了,很明显正是夏冰兰的前男友。

  她的前男友叫做陈元,是她高中时候同学,之后夏冰兰因为考取了法国某大学,还被保送去了法国。

  而他则成为了一个小工。

  一见到自己前男友的尸体,她也顾不得上面的粪便和蛆虫,直接扑在上面,一顿痛哭。

  哭了好久,陈爱玲才拉起了她来。

  “你还爱他吗?或者,你爱他吗?”

  夏冰兰抬起了头,看了看浑身脏兮兮的陈爱玲,坚定的说:“爱!”

  “你当明星是为了找他,对吗?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你失去过自己的爱人,你想找回自己的爱人,还说了他的名字,对吗?”

  夏冰兰点了点头,其实她当时也不过是一时之气,如果不是刘元不长进,还离家出走,她也不会打胎。

  她看着陈爱玲的脸,像是想到了什么:“你的意思是···杀死刘元和要杀死我,都是一个理由,因为嫉妒我爱着刘元!”

  “嗯。”陈爱玲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就是说,杀死刘元的,是他的爱人!”

  “不是。”陈爱玲说:“杀死刘元的,是爱着你的人!”

  “不···不会吧!”

  陈爱玲的目光很坚定:“如果是爱着刘元的人,那她一定会好好保存尸体,而且,也不会把脸皮送给你。相反,那人不是说要保存你的脸皮吗?所以肯定是爱你的人!”

  “这···”一时之间,这真的很难让夏冰兰接受。

  陈爱玲接着又说道:“你知道剥皮吗?这是一种很残酷的酷刑,比起凌迟,有过之而无不及,这种酷刑,仅此于梳洗!”

  “所以,你认为对方是爱我的?”

  “没错,刘元和那个胎儿都被剥皮了,所以那人一定是因爱生恨的嫉妒刘元吧。”

  夏冰兰不解:“那那人是怎么拿到胎儿的?”

  “我怀疑那个胎儿本身是在刘元那里的,是凶手拿去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剥皮的手法不一样。胎儿的皮肤应该是用刀子剥下的,而刘元···是水银!”

  的确,刘元的面部表情无比的痛苦,看样子,是活着被人剥皮的。而刘元的身上没有多少蛆虫,这也是水银剥皮的有力证据之一。

  第五章、你就是凶手!

  “那··谁才是凶手?”

  “你身边的人!”陈爱玲说道:“你身边谁对你最好?”

  “嗯。”夏冰兰想了想:“那些男的差不多吧。”

  “不,未必是男的,也许···是女的也说不定!”此刻陈爱玲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来,那人是夏冰兰的经纪人张姐。

  “是···张姐,可是···”

  “我怀疑张姐暗恋你!她··没有结婚,对吗?”陈爱玲的推理十分的大胆,但是也不是没有根据的,因为陈爱玲自己就暗恋林飞,她看着林飞照片的时候,就和张姐看着夏冰兰的时候一模一样!

  夏冰兰还是不解:“可是为什么爱我却要杀死我呢?”

  “因为她知道自己得不到你,所以才会想要杀死你,然后保存你的尸体,去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!而且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她一定知道第二起命案的结果!”

  办公室里面,陈爱玲已经坐在那里了,现在是2019年11月8日,还有一天。

  张姐一见到陈爱玲,不禁有些吃惊,随即又恢复了镇定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陈爱玲笑了一下:“我有点事情想问你啊。”

  张姐仿佛知道陈爱玲要问什么事情了,笑了一下:“问吧,知道的,一定回答你。”

  “是你要杀死冰兰,对吧?而且刘元也是你杀死的?”

  “证据呢?”张姐不愧是老江湖,此刻还是那么的镇定。

  陈爱玲微微一笑:“你暗恋冰兰,对吧?而且,我们已经打听到了,前段时间你在不同的店购买了不同份量的水银。”

  张姐没有说话,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
  陈爱玲接着又说道:“其实分开购买水银真的是个好办法,但是要怪就怪你自己长得太漂亮了,一个漂亮的女人,去购买水银,是很容易被人记住的。而且,警方已经去了你家里了,收到消息,你家里有很多的冰兰的照片,这点你要怎么解释?”

  张姐见已经不能狡辩了,便苦笑着一声,承认了所有的罪状。

  她出生豪门,却与不同于常人。从小就想从事和明星有关的职业,而只愿意去照顾保护女明星,因为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——她是一个同性恋。

  那是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,仿佛一出生,她就喜欢女人。

  小时候在学校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是男人,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爱女人,但是却又喜欢做一个女人,喜欢美美的。

  那时候她总是觉得奇怪,为什么自己不能爱女人?

  直到高中才知道,原来自己是同性恋。

  在高中的时候,她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爱人。而因为自己的父母忙着做生意,所以都没怎么干预管理他。

 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幸福的度过一生了,她甚至放弃了进入娱乐圈的梦想。

  但是,一切却在她生日的那天被毁掉了。

  那天,她的爱人去为她购买蛋糕,却迟迟没有回来。当她赶到外面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爱人已经死了!

  有人疲劳驾驶,撞死了自己的爱人!

  看着那一滩烂肉,她的心也腐烂了。

  而就是那一刻,进入娱乐圈的梦想复活了。大学毕业之后,她成为了一名经纪人。然而,她爱人的心,却不再有了。

  直到那一天,公司来了一个新人,正是夏冰兰。她见到她的第一眼,心就活了起来。死去的火山在那一刻喷涌了。

  一般来说,新人都是会被欺负的,可是因为她的保护,夏冰兰可以说是一帆风顺,而她本人也十分的感激她。

  但是夏冰兰不知道,原来这个女人对自己这么好是因为喜欢甚至是爱着自己。

  所以夏冰兰把她当成了除了陈爱玲以外最好的知己,她什么都告诉她,包括自己的爱情,以及自己曾经打过胎!

  她不知道那每一句都刺痛了她。

  后来,她看到夏冰兰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讲诉自己的过往和故事的时候,她的心碎了。

  之后她用尽全力的找到了刘元,并且杀死了他,拿走了当年刘元因为要纪念而放在福尔马林里面的死胎。

  她怀着憎恨剥下了刘元的脸和人皮,还有那个胎儿的全部皮肤,然后一一寄给了夏冰兰,这就是她的报复。

  而她的心中,此刻早就有了一个念想——杀死夏冰兰!因为只有这样,才可以保存着她的尸体,和她永远在一起····

  “你太变态了,但是你为什么要连同别人,杀死医院的院长呢?”

  张姐苦笑一下:“不管你相信与否,我都没有杀死院长,也不知道是谁杀死的院长!”

  这番话没有人相信,但是陈爱玲信了。

  看着张姐被人带走以后,夏冰兰的心痛到了极点,她抱着陈爱玲说道:“谢谢你,爱玲,我想……都过去了。”

  “不,还没有。还有一个凶手没有被缉拿归案呢!”她的目光十分的坚定。

  第六章、第二位凶手

  医院里面现在疯狂的传说着,杀死院长的凶手就是高达,也就是现在的院长。但是陈爱玲此次来到医院的目的不是高达,而是另外一个人。

  那个人就是小周,也就是以前院长的助理。

  在天台本来停放院长尸体的地方,陈爱玲等待着小周。

  很快,她来了,她仿佛并不害怕,一脸轻松的问道:“为什么选择在这里?”

  “因为你是在这里杀死的院长啊!”陈爱玲一脸的坚定。

  小周却没有动容,仍旧是那么的镇定:“你在说什么?陈小姐和秦园先生的小说我都看了,的确都很精彩,只是可惜,你们写的只是小说。”

  “小说都是作者瞎掰的,没有一样是真实的,因为在小说里面死人就是死人,没什么大不了。可是,在现实中,却不是。”

  接着陈爱玲又说道:“小说在离奇也不过是看着玩的把戏,但是如果真的杀了人,那就不是玩了,对吗?周小姐?”

  小周笑了一下:“对,但是写小说破案也要证据的,您不会想说因为觉得,所以我就是凶手吧。”

  “当然不会那么儿戏,我们写小说也是实事求是,那现实也是一样。你是老院长得二姨太吧!”

  小周一震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你以为你们两个的关系真的没有人知道吗?很遗憾,他的原配知道,因为他的原配知道自己老了,所以才会纵容他的。没想到吧,世界上面真有这样的大婆(广东话,大老婆的意思),和小说一样啊。”

  小周一笑:“是,就算我是他的小三,那又怎样呢?难道我就一定会杀人吗?”

  “对,也许你只是小三,姨太太安分守己,没想过做大婆,但是你想。但是可惜,原配就是原配,无论多么不喜欢,也是原配。小三就是小三,无论多么喜欢,也只能是姨太太。所以在院长拒绝你的要求之后,你就把他杀了,对吗?”

  “还是那句话,一切都要讲证据。”

  “证据我们当然有啊,其实早就有了。当时就有警方发现他的嘴里有着两组DNA!那是唾液里面的DNA!”

  忽然,小周的脸色一片的煞白。

  “他的背后被人用麻醉针刺过,我想唯一能够刺到他的办法,就是你们事先在接吻,对吧?如果不是刚刚接吻就被杀了,他嘴里怎么会残留着你的DNA?活人可是随时可以分泌唾液的,除非,他刚刚和你接吻之后就死了!”

  顿时,小周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,直到半响后她才开口:“没错,是我杀得他,你···很聪明。”

 

【更多相关内容】

1、就是不超车

2、经典推理小故事:水草

3、婚礼上的真假新郎

4、猜帽子的颜色

5、录音机里的证据

6、风荷怨

7、法庭上的即兴心理测验

8、破城之谜

9、寻找第三个答案

10、手臂上的蝴蝶结

1 2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271714539@qq.com,我们立即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