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纸游戏

时间:07-27 编辑:佚名 手机版

【www.dddyb.com - 壹佰教育网】

 1.血色梅花

  八天前,大二学生吴强,从六层教学楼顶坠下身亡。他的头七之日,在他坠地的位置,突然多了一个大红的梅花图案。梅花图案是用血画成的。

  吴强的死造成的阴影还没有逝去,血色梅花更是加深了大家的恐惧。当然,也有不害怕的,白凌风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晚上,白凌风听着室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吴强和那朵梅花之间的联系,正当大家讨论说是不是吴强的鬼魂回来了的时候,突然,日光灯眨了几下,灭了,宿舍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几个人尖叫出声,白凌风摸出小手电,对着日光灯照了照,灯管乌黑一片:“这个灯坏得可真是时候。”白凌风咕哝了一句,室友郭子修说了声“我去买灯管”,然后匆匆地走了出去,其他室友则害怕得躲进被子。

  借着微弱的手电光,白凌风发现只有刘诚不在。那小子,肯定是吓得跑出去了。就在白凌风自告奋勇修灯的过程中,刘诚回来了,他一声不吭地上了自己靠窗那边的上铺,用毯子蒙上头,睡下了。

  折腾了半天,灯还是没有修好,于是大家决定先睡觉,等第二天再请电工师傅来修灯。

  “各位,我提议玩一个游戏,才十一点呢,我睡不着。”郭子修不想早睡,嚷嚷道。

  “什么游戏啊,明天再玩吧,而且现在黑乎乎的。”甘三子懒洋洋地说。

  “咱不都有小手电吗?玩吧,传纸游戏,上次不是玩过了的吗?就是每个人在纸上写一句话,传给下一个人。我们按长幼顺序,一个接着一个地来。”郭子修说着,为自己这个提议兴奋不已。

  甘三子是老大,他打开自己的小手电,找出纸笔,写了第一句话,然后传给邻铺的老二白凌风。白凌风写完后传给了左边的高铁。高铁写完之后,将纸送到了上铺李老四手里。李老四瞟了一眼,之后也快速地写好了,然后将纸条传给了同样在上铺的刘诚。过了好久,正当郭子修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,刘诚将纸条丢到了郭子修枕边。郭子修拿出笔来写完了又传给甘三子,甘三子看都没看传给了白凌风,白凌风接过纸条,正想说句什么,忽然他的眼睛定住了。这纸根本不是刚才传了一遍的纸,而且纸的上端中央,清晰地绘着一朵红艳艳的梅花。

  “开灯,不,点蜡烛!”白凌风尖声地叫道。

  甘三子一个激灵,立即伸手向床下的塑料方盒去摸蜡烛,突然,他感到手心有一股潮湿的触感,举起小手电一看,居然是血!满手的血!

  2.意外死亡

  先赶到男生宿舍507房的是学校保安,之后是公安局的刑警。507室的五名男生都被带到了学校保卫处,只剩刘诚直挺挺地死在床上,面色铁青,瞳孔放大。

  带队的办案刑警叫赵春明,他冷幽幽地问道:“刘诚死了,你们都是嫌疑人,我希望你们能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,不然对谁都不好!”

  白凌风猛地站起身来,直视着赵春明:“赵警官,破案是警方的责任。难道因为你们找不到凶手,我们就要挨个儿全部被关押吗?”

  “你不服气?那好,把他带到另外一间房里!我亲自来审。”

  白凌风被带进保卫处的另一个房间,两分钟后,赵春明走了进来。“说吧,现在你可以开口了。”他的语气仍然很淡漠。

  白凌风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会说?”

  赵春明啪地敲了一下桌子:“小子,你说挨个儿把你们关押,这分明就是一种提示。”

  白凌风点了点头:“是的,赵警官,我刚才是试探了你一下,事实上,吴强之死被定性为自杀,我对警方有些失望。我想,我的室友肯定也有人这样想。”

  赵春明看着白凌风,语气缓和下来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  “我,还有我的五个室友,虽然和吴强不同班,但我们都是好朋友。我们在507,他在407,比我们低一层楼。

  “吴强很勤奋,也很刻苦。一年前,吴强喜欢上校花蓓蓓。但自从他和郑蓓蓓好上之后,他就变得很颓废,老是说不管他怎么努力,也没有什么可憧憬的未来。”白凌风不徐不缓地说着,眼里满是忧郁。

  “我先后不止一次地劝说过吴强,想让他振作起来,可他总是不听。直到有一天,他告诉我会好好振作。谁知道,最后他还是……我觉得他不是自杀,而是有人杀了他。而目睹他被杀的人,最后也难逃被杀的命运。”

  “你是指刘诚?”赵春明问道。

  “是的,刘诚在吴强死后,精神恍惚,经常一个人发呆。吴强死后,他的父亲来收拾他的东西,刘诚看着吴强父亲离去的背影,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。这一幕,被我们宿舍的室友在窗户里看了个正着。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,更加验证了我的猜测。有人发觉了刘诚对吴强的死知情,所以杀了他。”白凌风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  赵春明打断白凌风:“动机呢?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人可不容易。”

  “也许杀手故意搅乱视线,让大伙儿背着杀人的罪名,这样一来,学校迫于影响,和警方做个和稀泥的决定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白凌风接着详细地和赵春明讲了当天晚上的情形。

  “白天出现血色梅花之后,我们宿舍晚上谈起了梅花,接着谈到了吴强。这时恰巧日光灯坏了,刘诚吓得跑出去了,郭子修去买灯管,其他人则钻进了被窝。等灯买回来之后,刘诚回来了,有人故意把灯线弄断,或者在电线上涂抹什么绝缘物质,反正灯不亮了。然后游戏开始,到刘诚的时候,他本来已经很害怕了,谁知道他越是害怕,越是有人和他作对,那人悄悄地跑到刘诚的床上,将他掐死了。”

  赵春明沉吟了一下,没有出声。

  白凌风继续道:“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第一次跑出去的刘诚,已经被害了。而跑进来的人,不是刘诚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  赵春明眼睛一下子亮了,他点了点头,示意白凌风离开:“有事我们会随时找你,注意安全。”

  白凌风应了一声,离开了保卫处,慢慢地走向教学区的阶梯教室。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,白凌风注意到高铁和李老四走了进来,跟着甘三子也进了教室,只有郭子修没有来。

  

  3.抽丝剥茧

  讲座开始了,旁边的人都拿出了纸笔,白凌风下意识地掏了掏口袋,一下子掏出了那张用来玩传纸游戏的纸,不由得呆了一呆,他拍拍自己的脑袋,怎么把这个给忘了。

  讲座是两个小时后结束的,白凌风拿着那张纸,径直去了保卫处。赵春明对郭子修的讯问刚刚结束。

  赵春明接过纸条,纸上是这样开头的,第一句话写道:“吴强死得很惨,他父亲很可怜。”

  第二行写道:“是啊。真可怜。”

  第三行写道:“天不怜英才。”

  第四行写道:“是啊,真是天意啊。”

  第五行写道:“吴强不是自杀的。有人杀了他。我看见了。我很快也要死了。”

  第六行写道:“吴强死于午夜,你哪只眼睛能看到?梦游了吧?”

  赵春明看完这张纸,不由得愣了,传纸游戏上真的这么写?那他关于郭子修的杀人推断可能是错误的。然而白凌风说了一句话,让赵春明坚信,正是郭子修杀了刘诚。

  “我们昨晚写的并不是这张纸,我还记得甘三子是这样开头的:‘太困了,搞什么呀搞。’我写的是‘郭子修失心疯了。’”

  赵春明点点头,看了一眼白凌风道:“你的意思是有人换了这张纸?是谁?他为什么要换纸?”

  白凌风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我上课的时候就想了很久了。换纸的人,一定是凶手,他弄死了刘诚之后,总得让人发觉吧。如果到天亮都没有人发现,那他搅乱视线的计划就落空了。所以,必须得在整个宿舍人全部都在的时候揭开刘诚已死这个谜底。所以他换了纸,想引起别人的注意,接纸的甘三子原本应该注意纸被换了,然后找蜡烛,这样,他手一伸进塑料盒里,肯定尖叫。这时,凶手的计划就得已实现了。谁知道甘三子看都没看,被我发现了纸被调包,于是我让甘三子点蜡烛,结果还是一样。”

  赵春明嗯了一声,握了握白凌风的手道:“你说的很重要,谢谢你。”

  白凌风苦涩地笑了笑:“不说这个,他们三个,都是我的好朋友。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。”


 

【更多相关内容】

1、黄道山的鬼魂

2、杀人执照

3、荒山里的恐怖晚宴

4、微笑山庄

5、推荐鬼故事:女尸作祟,楼上的哒哒声

6、凶冥球场

7、长篇鬼故事之姐妹情深

8、窗外的阴魂

9、百家堡尸煞

10、怪邻居

1 2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271714539@qq.com,我们立即删除。